+ - 书籍违规内容举报

精彩小说网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养个狼崽子当权臣最新章节!

    本以为刚登基会忙一些,但忙碌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停止。

    甚至忙得顾修染都要没时间陪南瑾了,以至于顾修染直接就将奏折什么的都搬去寝宫,再不然就让南瑾去御书房陪着他。

    也不拘于南瑾做什么,她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他一抬眼可以看见她就好。

    这日,风和日丽,阳光正好。

    顾修染在寝宫内批着折子,南瑾则搬了个椅子坐在院子里的太阳下面晒太阳。

    又是一年的冬日来临,去年这会儿京都城里正各种乱,她夫妻见一面跟做贼一样,而今年她却是住在了这三尺宫墙内,更是在这院子里晒着太阳。

    身子突地腾空让南瑾惊醒了过来,睁眸间对上的是顾修染黑沉的眸子。

    “外面冷,我想抱你去屋里,是不是不舒服,怎么睡着了?”

    南瑾玩顾修染怀里埋了埋,“就觉得想睡觉,别的没什么。”

    “传个太医给你看看。”

    “我哪里那么娇气,我觉得是不是因为无事可做太懒了,所以才忍不住想睡觉。”

    “我瞧你这症状好几日了,得看看,我已经让人去喊太医了。”

    “好几日了吗?”南瑾微微诧异了一下。

    “还说自己没事,自己身子异样都不知道。”

    几句话的功夫,南瑾已经被顾修染给放在了龙榻上。

    “我真没觉得哪不好。”

    “最近吃的也不多,是不是在宫里待腻了?让娘进宫陪陪你,或者你去将军府待几日?”

    “我走了你岂不是一个人?”

    “不碍事。”

    南瑾一把抱住了顾修染的腰,“嫌弃我碍眼了?”

    顾修染无奈地捏了捏南瑾的面颊,“我恨不能时时刻刻黏在你身上。”

    这话听得南瑾笑开了眉眼,“我没事,我陪你。”

    顾修染没再坚持,毕竟他是真的恨不能时时刻刻黏着她。

    这会儿的功夫,太医来了。

    南瑾听到了禀报声,立刻松开了顾修染半躺在榻上。

    不一会儿太医就进来了,刚要行礼,被顾修染一挥手给免了,直接让他给南瑾诊脉。

    帝后感情深厚,满朝皆知。

    新帝处事狠辣,亦满朝皆知。

    因此,太医半点也不敢怠慢,立刻上前就给南瑾诊脉。

    许久之后,太医跪在了顾修染的面前,“恭喜陛下贺喜陛下,皇后娘娘已有一月身孕。”

    这句话砸得夫妻两人都蒙在了那。

    两人成婚两年多了,之前各种忙碌不合适要孩子,便没要孩子,这会儿安定了,两人便准备要个孩子,不过就是随缘,也不是非得就立刻要个孩子。

    哪里晓得这才随缘了三个月就有了?

    哦,按照月份算,这还是一个月前就有的,那就是随缘两个月就有了,他们以为怎么也得个一年半载的,这是不是太快了?

    太医得不到回应,不由得冷汗淋淋,这什么意思,莫不是陛下不喜皇后娘娘有孩子?可不该啊!

    “当真?可诊仔细了?”

    在太医为自己的脑袋担心的时候,顾修染隐忍的声音响了起来,太医只觉得大大松了一口气。

    “回陛下,当真,臣仔细诊断了。”喜脉这种简单的诊治他是绝对不会错的。

    顾修染垂在袖中的手握了握,“你先下去,将怀孕各种注意事项以及饮食都一一给朕写出来。”

    “是,陛下。”太医立刻领命,躬身退了出去,新帝气场太强大,受不住。

    太医一走,顾修染再也绷不住,直接坐于榻边将南瑾给搂在了怀里,“凝曦,你有孩子了。”

    南瑾这会儿也回过了神,听了这一句,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难道不是你的?”什么叫你有孩子了,这人看着一本正经却是早已没了理智。

    “我的,是我的。”顾修染有些固执地说了两遍。

    南瑾没再逗顾修染,而是将人给搂紧,“嗯,你的。我们有孩子了,以后又多了一个和你流着同样血液的人了。”

    他的过去她不曾参与,但爱了他就是爱他的全部,她怎么不心疼,只是未曾说过而已。

    如今有了孩子,希望可以填补他心里的空缺。

    “凝曦……”顾修染紧紧将南瑾给抱着。

    ……

    新帝有多宠皇后,但凡有眼睛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近日,皇后探出了喜脉,众人方知是他们见识少了,以前的宠那不过是凤毛麟角,如今这恨不能将皇后挂在身上的行为那才叫宠。

    可以说除了早朝时间,新帝不离皇后身边半步,这还不算,新帝还亲自下厨给皇后娘娘做吃食,皇后娘娘只要有一点吩咐,新帝那是立刻上前,将太监宫女的活计抢得一干二净。

    这体贴温柔真的是跟前朝的冷凛狠戾完全不是一个人,然更是因为这温柔体贴让大臣们放心了不少,至少知道这不是一个残暴不仁的帝王,只要你好好的做事,帝王就不会惩罚你。

    九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冬去春来,春去秋来。

    眼见着又一年的中秋即将到来,连走一步都要让顾修染放下手里所有事跟着的南瑾终于生了。

    生产的时间有些久,但南瑾的性子甚是坚韧,愣是疼了一天一夜,在第二日的清晨,黎明破晓之际,南瑾生了,生了个大胖小子。

    “恭喜陛下,恭喜娘娘,生了个小皇子。”

    稳婆欢喜地报着喜。

    顾修染却是看都没看那小皇子一眼,只满心满意的都是南瑾,拿着帕子帮南瑾擦了擦额头的汗,“凝曦,以后不生了,一个够了。”

    南瑾想说我还要个女儿,但看顾修染那心疼坏了的样子,到底忍住了这句话,明明是她生孩子,却搞得跟他生似的。

    “我看看孩子。”南瑾避开了这个话题,要看看孩子,好歹疼了那么久。

    顾修染向来南瑾说什么就是什么,立刻就去找孩子。

    稳婆很有眼识的将收拾好了的孩子递了过来,南瑾挣扎着起身,被顾修染一把按住,接了孩子放到她身边。

    满心期待的南瑾在见到孩子的时候蹙了一下眉,“怎么这么丑?”

    南瑾说话向来直。

    顾修染也跟着蹙了一下眉,不过到底没嫌弃,毕竟是南瑾生的。

    “禀皇后娘娘,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养些时日就好了。”稳婆立刻回禀。

    “是吗?”南瑾疑惑。

    “老奴不敢骗娘娘。”

    “凝曦,先不管这个,你好好休息,一天一夜没睡了,快休息。”

    南瑾的确累了,“你也去休息,陪了我一天一夜,该有好多事要处理,不许陪着我,去给爹娘报个平安。”

    南瑾说得执着,顾修染不敢违抗,且他的确要去报平安。

    “好,你好好休息。”顾修染起身在南瑾额头上印下一吻,随即起身吩咐宫女好好照顾南瑾,便离开了。

    这个时候稳婆带着宫女帮南瑾收拾了一下,好让南瑾休息得舒服一点,毕竟疼了一天一夜,不知道被多少汗渍给浸湿了。

    ……

    说是报平安,南瑾在生产,风晴月和南凌怎么能在家里待得住,早就来了寝宫外,一同来的还有一直深居在东宫的赵昀。

    去年到现在,快一年了,赵昀明明住在宫里,却好似没住一样,终日不见人影。

    孩子被先抱了出来。

    顾修染出来的时候,孩子正在赵昀的怀里。

    以至于一跨出殿门,映入顾修染眸中的就是赵昀小心翼翼抱着孩子的模样,浑身上下散发着柔和,好似那破晓晨曦的光一般。

    不知为何,顾修染蓦然觉得当年他出生的时候,许是就是这个场景。

    顾修染顿了一下,看向了南凌和风晴月,“爹,娘,凝曦很好,就是有些脱力,现在睡了,你们也先去休息,等过些时候再来看她。”

    顾修染敬重南瑾,所以同样敬重南凌和风晴月,即便如今已经是帝王。

    南凌那是又心疼又骄傲,不愧是他的乖囡,疼了一天一夜也没见她喊叫。

    “好就好,好就好。”南凌重复了两句。

    风晴月没说什么,整个人一松直接就瘫软了下来,好在南凌眼疾手快将人给捞住了。

    这一夜风晴月那叫一个担心,她知道生孩子多疼,更知道生孩子多危险,幸好,如今一切都好。

    “爹娘你们去休息,就在宫中休息,方便见凝曦。”说着,顾修染就让人带两人去休息。

    南瑾好好的,南凌便没什么好坚持的,当下就跟着人离去了,脱力的风晴月是南凌抱着离开的。

    目送了这两个人离开,顾修染看向了那边抱着孩子的赵昀。

    赵昀也抬眸看向了顾修染,满目温和,“名字起好了吗?”

    “请父皇赐名。”这是顾修染一早就跟南瑾商量好的,孩子的名字给赵昀起,不管男女。

    闻言,赵昀愣了愣,随即笑了,“叫赵安晟吧,平安兴盛。”

    “好。”赵昀说的是赵,顾修染一点意见都没有,毕竟本来就该姓赵,他的名字不会改了,他就随他娘了,但孩子可以,毕竟这是赵家江山。

    “好。”赵昀又说了一声好,满目笑容。

    ……

    熬了一个月,南瑾终于熬出了月子,只觉得这一个月在屋子里都要发霉了。

    皇长子的满月宴那定是要大办的,满朝文武皆携家眷前来。

    从前的南瑾做郡主的时候就风光无限,鲜少有人能及,是许多女子羡慕的对象,而今更是成了这天下间最尊贵的女子,还被帝王那般宠爱,真的是只有更羡慕,没有最羡慕。

    至于昔日里与南瑾并肩的赵从萱,如今已成了庶民,已经不知道溃烂在了哪个角落里。

    至于她娘长公主,亦被贬为庶民,罪名很简单,就是与死去的那位帝王乱伦,紊乱朝纲。

    而太后,无过无错,直接被囚禁在了慈宁宫内,与活在冷宫无异。

    昔日总是被欺压的静和公主,如今却是成了无限风光之人,女儿做了皇后,夫君又那般宠溺她,真的不知道是上辈子修了什么福分。

    百官发现今日的帝王面色比平日里温和了许多。

    只觉帝王宠后的传言一点都不假。

    这个欢喜的日子里,从前跟着帝王的人也不免放松了些。

    特别是郭启迈,他完全没想过自己十年内从一个小兵变成了一品武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皇帝是他老大,跟他有过命交情的,不,他可是见证帝后相爱的人,皇后也跟他战友呢。

    如此,那皇长子可就是他大侄子了。

    兴奋的郭启迈喝了好多酒。

    酒多了,就肆意了,瞅见顾修染在不远处,就蹭了过去,拿着酒杯倒了一杯酒就朝顾修染递了过去,“老大,恭喜你啊,终于修得正果。”

    周遭还有不少其他官员,这敬帝王酒就算了,还喊帝王老大,这帝王这凶残的性子,就算今日温和了点,是不是也过于大胆没规矩了点。

    就在众人等着顾修染发飙郭启迈倒霉的时候,顾修染拿起手边的酒壶倒了一杯朝郭启迈示意了一下,随即仰首一口饮尽。

    郭启迈傻笑着也喝了下去,喝完之后拉着顾修染的衣袖一个劲的说,说皇长子赵安晟多可爱,说他多喜欢多高兴,还说等孩子长大了带他去军营玩什么什么的。

    这一看就是喝醉了,那些话听得周边的人冷汗淋淋,却见顾修染就那么静静听着,哪怕微沉着脸。

    好不容易从女眷那边解脱的南瑾刚过来就看见郭启迈拉着顾修染噼里啪啦的说着话,这一幕看得南瑾不由得柔和一笑,只觉得好似又回到了幽州那五年。

    “这是喝醉了?”南瑾走了过来。

    顾修染抬眼还买来得及说什么,郭启迈立刻站直了身子,喊了一声,“郡主。”站得那叫一个规规矩矩。

    这一声听得南瑾噗嗤一声笑,“这是真醉了,在朝堂上真是委屈他安耐着性子了,你看哪里有空闲,放他去溜一圈,再让他回来。”

    “嗯。”顾修染轻应了一声,顺势伸手拉过了南瑾。

    郭启迈一副很有眼见的模样,横着溜走了,一下子就在顺从不见了。

    “去跟着,别让郭将军丢了。”南瑾随口就吩咐了一侧站着的太监。

    太监立刻领命离去。

    经此一事,所有人都知道了郭启迈的分量,一些个平日里不服气他,觉得他傻里傻气的人再也不敢怠慢了,那般处置人不眨眼的帝王竟是任由他那般没规矩,这得多身后的情意。

    “刚刚收到了一样东西。”南瑾过来找顾修染是有事的。

    “什么?”

    “回去给你看。”

    “好。”应着声顾修染就起身了,牵着南瑾的手转身就走了。

    至于其他人,帝后要走,还有谁敢拦不成。

    寝宫内就只有南瑾和顾修染两人,孩子在赵昀那里,赵昀说想要孩子陪着他,南瑾和顾修染都没有拒绝,他们不傻,赵昀的身子看着越来越差,哪怕极力保着。

    自一年前宫变那日他卸下伪装那一刻起,他的身子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

    他们不可能陪着他,唯有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可以陪着。

    “东西是冰玉给我的,说是赵元哲从边疆送回来的,我还没看,想着找你一起看。”

    她家的醋坛子,她心知肚明的狠,且这已经不是醋不醋的问题,而是他们与赵元哲的立场的问题。

    顾修染点了一下头,这些都在他的掌控之内,不过他未曾对她言语过,但就算这样,南瑾为他着想的样子还是让他心里甜丝丝的。

    南瑾拿出来的时候就是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看着不是特别的起眼。

    当着顾修染的面,南瑾将盒子打了开来,里面放着一个金制的如意锁,南瑾取出来拿在手中看了看,随后笑了。

    如意锁下面放着一张纸,南瑾将它拿了出来。

    开头第一句便是小瑾儿,熟悉又陌生的称呼,而这一句直接让南瑾红了眼,一起长大的人,不是亲兄妹甚是亲兄妹,却因为彼此的身份不得不走到生分的一步,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没有刀剑相向。

    接下来就是絮絮叨叨的北地生活,还嚷着说要是顾修染欺负她就告诉他,他会回来给她报仇,看着只让南瑾觉得又回到那年少时光。

    突地,话锋一转,说德妃在到北地的第二个月就去了,不过依旧很开心,至少在离去前实现了奔跑在草原上的愿望,还说德妃之所以能活到等他回来,是赵昀帮了忙,德妃让他安生的在北地待着。

    赵元哲说,他懂,他们立场不同,皇家一向如此,所以他不怪,不仅如此还有感激,还说他和徐子骞在一起了,以后两人相扶到老,不会回京都半步。

    南瑾看完了信,顾修染也看完了。

    南瑾不知道,但是顾修染知道,若是德妃死后,但凡赵元哲跟京都这边有半点联系,赵元哲活不到现在,还好赵元哲是个理智的,或者该说赵雄这个父亲太过失败了,正真是众叛亲离,若不是把自己儿子都搞死了,他也不至于落败得那么惨。

    看完信的南瑾不知是该松一口气还是该叹一口气。

    不过这个结局就眼前来说是最好的了,只希望可以一直不变。

    顾修染将南瑾紧搂在怀里,“我答应你,只要他不犯,我便不动手。”

    顾修染跟赵元哲没情,之所以容着,只因南瑾。

    “该防的还是要防着,我与他的情分是我的,你不用背负,还有我们的孩子,我希望他可以好好长大。”

    “好。”

    “冰玉跟陆温书看对眼了,我也算是了了这心事了,你看着哪日合适,给两人赐个婚。”

    “好。”

    ……

    翌日,顾修染直接下了一道圣旨,赐封太子的圣旨。

    出生三日就被封上太子的,还是开朝来首例。

    不过,这并没什么不合理,毕竟赵安晟即是皇长子也是嫡子,赐封太子,理应如此。

    赐封圣旨过后,顾修染还欲与朝臣议事,一个身影突然闯进了金銮殿。

    朝臣还没反应过来,顾修染嗖地一下站了起来,只因那人是南瑾,且满面焦急。

    “去东宫。”南瑾只说了这一句。

    顾修染瞬间便意识到了什么,直接从高台上飞身而下落至南瑾身侧,牵起她的手嗖地一下就消失在了金銮殿里。

    夫妻俩这来无影去无踪的身影,百官反应过来时夫妻两已经不见了。

    紧接着便是各种议论,南瑾这样焦急闯入金銮殿,什么都不顾的样子,定是出事了,而东宫那边……

    顾修染来到东宫的时候,赵昀面色苍白却满目温和地躺在那。

    一早就料到的事,但但真的要发生时,顾修染只觉得一颗心被攥得疼极了。

    “来了。”赵昀面容平和地看着顾修染。

    顾修染沉默地站在那,满目的倔强与隐忍。

    “你已经平安长大,也娶妻生子了,朝堂也已经平定,我算是有脸去见你娘了,咳咳……”

    说着,赵昀咳嗽了两声。

    “本来去年赵雄死的那会我就已经要撑不住了,偏生我做了个梦,梦见你娘不让我去见她,说怎么的也得等着你生孩子,我真的怕我等不到,你娘会跟我置气,幸好我等到了,等到了……”

    “我对不住你娘,让她受了那般多的哭,也不是一个好父亲,让你在那样的环境下自生自灭的长大,不过我不悔,重来一次我还这么做,我的孩子我宁可自己掐死,也不会让赵雄侮辱。如今很好,你的后半生可以幸福了,阿瑾啊,帮爹好好照顾修染,这个孩子苦啊,从小就苦,我舍不得啊,舍不得……”

    “修染啊,要好好的……和阿瑾好好的,一生遇到一个这样的人不容易啊……”

    “阿柔啊,你来接我了,真好……”

    赵昀闭上眼的时候,面上依旧满面柔和,那是一种解脱,一种与爱人团聚的幸福。

    顾修染坚挺的背弯了下去,最后蹲在了床榻边执着地看着榻上的人,泪水却已经糊了他的眼。

    他娘走后他再也没哭过,本以为心如磐石,本以为心底还有着记恨,本以为……

    南瑾从一侧抱住了顾修染,“想哭就哭,我搂着你,没人看得见。”

    丧父之痛,南瑾深感其受。

    赵昀时候爱顾修染的,只是爱得不得已,爱得深沉,但却是满满的深爱。

    南瑾的脖颈被打湿得一个透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修染站了起来,若不是眼睛红红的,根本就看不出刚刚哭过。

    “传令下去,太上皇驾崩,举国哀悼。”

    外面有人应了声快步离开了。

    南瑾紧握住顾修染的手,抬手摸了摸他的脸,“还有我,你还有我,还有我们的晟儿。”

    “嗯。”

    ……

    太上皇驾崩,举国哀悼。

    丧事办了七天七夜,也停朝七天,顾修染在赵昀的棺木前跪了七天七夜,里面不仅有赵昀的尸体,还有顾修染母亲的骸骨。

    七天七夜的停灵后,便是出殡下葬。

    待一切结束后,撑了七天七夜未曾合眼的顾修染终于倒下了。

    昏迷前顾修染眼前是南瑾慌乱的脸,他想告诉她他没事,却是没能来得及。

    顾修染又回到了娘亲死去的那一年。

    顾修染愣了愣,然后有些麻木地看着幼小的自己狼狈的讨生活,再后来被宋国辉,该说是赵昀接回了长公主府,少年脸上的恨意那么明显。

    之后便是他麻木的生活着,各种被人污蔑被人挑衅,没有他的凝曦,他的凝曦并没有在他身边。

    这看得顾修染慌了一下。

    终于他的凝曦出现了,但因为他的态度恶劣,他的凝曦被他的态度赶走了,之后每一次的相见,两人都说不到几句话,后来他在军营混出了名堂,进了北镇抚司,便各种拼命往上爬。

    他听到有人要害南凌,便离开了京都,却终究晚了一步,南凌死了,他急着回京都却是被绊住了脚,回来的那一刻,只来得及看着他的凝曦死在万千刀剑下。

    “不要。”

    顾修染喊着坐起了身。

    “怎么了。”南瑾一直陪着顾修染,见人惊叫着坐了起来,立刻询问。

    顾修染涣散的眸光聚焦在了一起,在见到南瑾的时候,一下子将人给抱住了,抱得紧紧的,“不要离开我,不要……”

    怀里的温度让顾修染渐渐感受到刚刚只是个噩梦,怀里抱着的是个活人。

    “不离开,不离开。”南瑾不知道顾修染做噩梦了,只以为顾修染沉浸在赵昀离开的悲伤中,安抚地拍着人。

    顾修染的思绪慢慢回笼,那是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脑中逐渐闪现出南瑾曾经说过的话,什么前世今生,什么他是恩人,他突然间有些明白了,梦里的那个自己或许就是上一辈子,他可见他对凝曦的喜欢,比现在的自己要隐忍许多,他没来得及救她,那么多刀应该很疼很疼。

    他都没来得及救她,她却当他是恩人,前生不能报今生还要报。

    他的姑娘怎么这么傻。

    也是他的姑娘傻,他才能与她共结连理,不然他怎忍心将她的傻姑娘拽入泥潭,他的傻姑娘可是骄阳。

    “修染?”南瑾轻轻唤了一声。

    顾修染平定了一下情绪,坐直了身子,深沉中带着温柔地看着南瑾,“做了一个梦,梦见没来得及救凝曦,害得凝曦被人害死了。”

    南瑾微微愣了一下,不知为何,突然就想到了已经隔去了很久的上一世死前的那一幕,“是没来得及救吗?”

    “配不上,一直都是我配不上你,所以只能一直安耐着对你的喜欢。”

    没人不欢喜自己前世今生都被同一个爱着,如今还是自己夫君的人。

    突然,南瑾就笑了,“陛下这是再取笑臣妾吗?陛下是皇族,臣妾就是个臣子之身,要配不上也是好臣妾配不上呢。”

    顾修染将南瑾再次紧紧抱住,“这一次,我们都好好的。”他何其幸运,能再次遇见她,还有她共结连理。

    “嗯,都好好的。”

    醒来的时候本就是深夜,后来夫妻两人便又睡了,这一次两人同时做了一个梦,南瑾上一世死后的梦。

    梦见后来顾修染越发狠戾,将朝堂弄得一团乱,互相残杀,而他与赵元哲也刀剑相向,最后顾修染赢了,杀了赵雄,却是自刎在了南瑾的坟前。

    到这的时候,睡梦中的夫妻二人不由得相互拥紧,后逐渐放软了身躯。

    前世已经过去,今生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会一直相守到老。

    所谓病来如山倒,三日前赵昀那一倒整个人好似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岁。

    这三日里,顾修染沉默地处理着宫变后留下来的各种问题。

    南瑾也做不了什么,就静静地陪着他。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s://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