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书籍违规内容举报

精彩小说网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校草家的小祖宗有点凶最新章节!

    扬城二职给高三美术专业的提前放了假,这三天就让他们回家自主复习,高三年级的其他专业还没有放假,他们不参加普通高考,等待他们的,是7月21号的技能文化高考。

    本来校内就没什么人,高三美术班一走,在校人数就减了一百来个,偌大的校园愈发空荡。

    美术联考过后,有一次校考,这算是给联考成绩不佳的学生一次补救的机会,徐幼之和贺知里在中央美院的校考那儿分别取得了第四和第一的名次,接下来平稳度过高考,正常发挥,就差不多了。

    这几天贺知里在家复习倒复习的少,从某种情况上来说,他和徐幼之也挺像的,在重大的考试之前,这俩家伙完全没有一丝一毫复习的欲望。

    自小就这样。

    徐幼之小学时期末考,其他人都在家里认真的复习备考,就她一个人照样玩儿,上树救猫,下水捉鱼,爬床底卡自己。

    性子活泼跳跃,从来不把正经事放眼里。

    所以他也不知道,这样一个性格的小姑娘,是怎么成为国际知名设计师Liz,以及火极一时的大神作者闻鹿的。

    他一直都觉得,徐幼之身上是有东西的。

    她出生于一个幸福而有能力的家庭,这种幸福和能力,足够她在其他孩子中规中矩的生活时,去领略些别的东西,去领略春花,领略秋月,领略夏日,领略冬雪。

    在欢快而单纯的玩闹年纪,徐幼之已经会用这双澄澈的眼睛,去观察万物,体会万物。

    不知从哪个方向来的风轻扣玻璃,在同龄人的耳朵里只是呲哇乱叫,但在她的笔下,是风在征得抚进来的同意,清风徐来,山泉轻盈流淌过。

    她的思维发散而自由,徐盛章和林稚疼她归疼她,宠她归宠她,却并不纵容,这份爱来的理智而不缺感性,给她自己去宽阔眼界的机会,引导时不压抑她的天性,这才养出了一个优秀而自信的徐幼之。

    他的徐幼之。

    他的又又。

    时间缓慢轻淌,一切都在按部就班井然有序的进行着,夜色暗沉撩人,徐幼之悠哉悠哉的坐在自家庭院的藤椅上,白软懒倦的猫伏在少女的膝前,毛软的尾巴一荡一荡的扫,慵懒的眯着眼睛。

    徐幼之一袭小白裙,裙下是笔直而修长的腿,她一手抱猫,一手拿着浇花的小花壶,姿态闲适而悠哉,鼻梁上架了一副防蓝光的眼镜,半阖着眼睛,手上就差摇个蒲扇了。

    “……”

    她的安定就像是燥意游走时,偶然听见的细水长流,这份悠哉把贺知里心底最后的那一丁点儿关于高考的紧张吹散,少年迎着闷热的晚风站定,夏夜繁星折光,映在瞳底。

    他走过去,在徐幼之身侧坐下。

    脚尖轻点地,竹色的藤椅微微晃悠。

    徐幼之微微睁了眼,眉骨一挑:“怎么,一时不见如隔三秋?”

    “不是。”

    贺知里与她十指轻轻扣,温热的指腹碾磨微捻,他也不看徐幼之,就这么静静的坐着,他开口,声音低软,目光随意停留在某一个点。

    他说:“我只是觉得,你在身边,我只要看着你,就会觉得很安心。”

    高考毕竟是个人生的分水岭,他怕自己考不上。

    他颓了挺久的。

    他觉得学习没有用,努力没有用,他知道自己这么想不对,这么做也不对,但他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他认真了,他努力了,可他身边的人,依旧在一个一个的离开他。

    他在转来职高后,掉了挺大一部分课程,徐幼之回到他身边后,他才安了心。

    来了职高努力的这么些时间,也不过只是希望,他和徐幼之之间的差距缩小一点。

    小一点,再小一点。

    少年周身氤氲的情绪略微显得低落了些,徐幼之反手把他的脑袋摁在自己的肩上,随手把浇花的壶丢到一旁,指尖还沾了水,搓搓对方的脑阔。

    “考试加油。”

    默了,她又叹了口气,“小猫,我现在忽然感觉,你就像是我养的崽崽。”

    以徐幼之的角度,能看见少年纤绒的眼睫,高挺的鼻梁,和微微抿着的唇瓣,庭院幽深晦暗,即使只有隐隐的灯光打下来,他也依旧好看到移不开眼。

    女生的语气很真诚。

    贺知里:“……”

    见少年沉默,徐幼之想了想,又接着说,“真的,我觉得我以后对我的崽崽都没对你这么好。”

    贺知里:“……”

    他面无表情的撒开徐幼之的手:“我在你这里什么时候有过正儿八经的身份?”

    猫,崽种,狗比崽汁,现在直接变成了她的家养崽崽。

    贺知里想说,我他妈就不能是个人?

    “好啦,谁不知道你是我可可爱爱的小男友啊,”徐幼之赶紧把人拽过来哄,“你不许生气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自己有多难哄。”

    “我难哄?”

    少年瞪大了眼睛。

    学校里都在传,扬城二职原本凶巴巴的校霸,被美术组的年级第一养乖了。

    他从冷漠着散发戾气,淡然不近人情。

    变成现在纯粹清冷的平静性子。

    他以前心烦的时候也会抽烟喝酒,但自从徐幼之回来之后,他手上的酒瓶子换成了旺仔牛奶的红罐罐。

    这这些改变,只是单纯的因为她的一句,“抽烟伤肾,喝酒伤腿。”

    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乖了。

    但徐幼之,居然,嫌他,难哄?

    贺知里就觉得哇徐幼之这个人真是得寸进尺。

    “行了啊,明天考试,你早点休息吧。”

    徐幼之嫌他闹腾,捧着他的脸,诱哄似的在他唇角留下一吻。

    哄孩子似的。

    酥酥依旧趴在少女的膝上,乖巧而安静,嗓子细细小小的“喵呜”一声。

    整个白软的团子默默的往里面挪了挪。

    小尾巴收了收。

    依旧睡得安稳不动如山。

    贺知里乖乖的被捧着脸,猝不及防的再次被人摁着亲了一口,还没感觉到任何,对方便以抽身离开。

    贺知里:“???”

    徐幼之倒是满足的眯着眼睛:“好了啊,我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明天的高考加油!”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s://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