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书籍违规内容举报

精彩小说网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柏先生的定制女友计划最新章节!

    他不会让这臭小子得逞!

    温念白弯了眸子,讥诮地道:“不,我今天是作为牧云资本的委托代表坐在这里!”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哗然。

    “你放屁,这不可能!”姚董脸色大变,再次拍案而起。

    牧云资本是他们的一致行动人,是他女婿掌控的公司,怎么都可能让温念白做临时代表!

    温念白微微一笑,眸光讥诮:“姚董不是一直很懂得资本为王的道理吗?你难道不知道牧云资本已经被本地的季氏地产控股了么?”

    “季氏?!他们……他们是你们的人?!”姚董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季氏是一个深城本地人的老企业了,土豪,资金雄厚不上市。

    他女婿跟季氏还有点亲戚关系,当初说季舒要入股牧云,他还是隐约知道的,也没有反对。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季氏竟会是柏苍和温念白的人。

    更没有想到他女婿竟然让季氏直接控股了牧云。

    他忽然想起大半个月之前,自己在柏苍办公室看见的那个年轻的男孩子……

    对了,他当时没看错,那的确是季氏的继承人之一!

    他脸色又红又白,还是不信邪地拨通了女婿电话。

    听了片刻之后,他脸色难看得几乎要心脏病发,冲着话筒厉声骂了一句——“你这个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温念白欣赏着姚董那难看得脸色,心中默默嘀咕,其实她也没有想到柏苍竟然能想到拉季氏去控股牧云资本的主意。

    不过也确实是季氏这种本地企业对牧云资本动手才不会引起姚董的怀疑。

    只是她也没有想到季舒那小子还特积极主动,跟他当初的“情敌”合作。

    她看着姚董,微微一笑:“如果你要再确认一下的话,我这里有所有相关的股权转让书等等资料,从此之后牧云资奔不是你们的一致行动人,而是柏董事长的一致行动人!”

    姚董指着她的鼻子,到底忍不住:“你们真是太卑鄙了!”

    失去了牧云资本手上的7.6%的股份,他们就失去了对密云精密的控股权!

    柏苍轻嗤,拿下了鼻梁上的镜片:“卑鄙?一个出卖公司专利,把客户拱手让给竞争对手,损害公司股东利益的人,说这种话,不觉得可笑么?”

    姚董愣住了,随后没好气地厉声道:“胡说八道,我可以告你诽谤!”

    “诽谤?是诽谤还是真相,我想欧阳董事一定很清楚。”柏苍锐利黝黯的目光看向欧阳飞燕。

    欧阳飞燕在接连的打击下,早已一颗心慌乱无比,此刻力持镇定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捏住鳄鱼皮爱马仕包的手微微发颤。

    不知为什么,她一辈子镇定,却在这一刻彻底慌了神。

    “欧阳董事既然不知道,那就跟警方回去接受调查,想必,你就知道了。”柏苍眸光沉冷莫测又讥诮。

    他话音刚落,会议室大门瞬间打开,数名警察走了进来,为首的便衣警察严肃地在脸色惨白的欧阳飞燕面前亮出了刑事拘留书——

    “欧阳飞燕,你涉嫌违反《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侵犯商业秘密罪以及第一百八十条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请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整个办公室的人全部都震住了。

    姚董本能地挣扎:“不,这不可能,你们一定搞错了!”

    “这位是姚菲勒先生吧,您也是涉案人员,麻烦您也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为首的警察依旧严肃地看向姚董。

    “不,不,我什么也不知道,告诉他们我什么也不知道!”姚董恐慌极了。

    但警察们不由分说地直接把他和欧阳飞燕架了起来。

    “放手!你们放手!”

    欧阳飞燕拖到了走廊上,她骤然回头看着跟出来的柏苍,面色惨白地笑了:“柏苍,你厉害,是我输了,你到底要怎么样!”

    她后悔了,这是她第一次深刻地感觉到一开始也许就不该对柏苍起心思,纵容欧阳宁去接近这个危险的男人!

    是在柏与之身上一贯的无往不利让她丧失了警惕,觉得男人都能被操控。

    “现在不是我要怎么样,而是你欧阳董事,出卖公司机密,证券内幕交易,你还跟白杰瑞高利贷拆借了大笔资金,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手上那些股票可能都不够还白杰瑞的钱,他必然会起诉你。”柏苍淡漠地看她,目光冰冷如看虫豸。

    “白杰瑞德的钱都来自菲欧集团,他们想要吃掉密云精密,在你出卖集团所有人利益那天就该想到有今天。”

    他绝不会对任何试图毁了老头儿心血的人手下留情。

    “你这么对我这个继母,与之会同意吗?你就一定要这么赶尽杀绝?”欧阳飞燕嘴唇颤抖着,一把抓住柏苍的手,眼里都是不甘心和歇斯底里的恨意。

    没等警察动手,温念白上来就“啪”地一把扯开她抓住柏苍胳膊的手,然后对警察道:“警官,能不能让我和嫌疑人最后再说两句话?”

    为首的警察略一迟疑,倒是没什么意见,只看了眼手表,淡淡道:“我地手下人正在查封他们的办公室,你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温念白对警察笑了笑:“谢谢,跟着这种人说话不需要浪费那么久的时间。”

    “你……。”欧阳飞燕想要说什么。

    温念白目光森冷又轻蔑地打断面前这个女人的话:“欧阳飞燕,你在逼疯庄思懿的时候,在害得还是一个孩子的他颠沛流离的时候,在你纵容你女儿做恶的时候有想过收手吗?你一个加害者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教训一个被你伤害过的人!”

    她没有忘记烧死庄思懿的火场之,外柏苍把脸埋在她脖颈边上的眼泪和暴风雨中他一身泥水地拖着断腿站在她面前的样子。

    一想到他承受的一切,都有这个女人的影子,她就恨不能扇面前的女人一巴掌。

    “温念白,你跟柏苍那个狼崽子一样,真是一路货色,你们又是什么好东西”欧阳飞燕此刻撕掉了她温柔贤德的面具,面目狰狞地盯着温念白,本文正版群六七六七九五三一七,特别番外都在里面。

    温念白轻轻挑起下巴,目光冰凉地看着她:“内幕交易和侵犯商业秘密罪,对集团造成重大损失,我们一定会请最好的律师让你顶格判罚,够你在牢里呆上六七年了!”

    “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话,没了柏苍,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欧阳飞燕低低地笑了,眼底都是冷狞和讥诮。

    温念白挑眉,忽然道:“没了柏苍,我会是他孩子的妈妈,也依然是他的未亡人,因为我会是他未来明媒正娶的妻,我们的孩子会是他的财产继承人,我和我的孩子是他深爱的妻儿,而不是谁的小三,用卑劣的手段上位,汲汲营营却失去所有,离开监狱的时候还背负巨额债务,连累自己女儿!”

    看着欧阳飞燕脸上失去血色,被她的话刺得嘴唇微微颤抖,她就知道自己的话戳中欧阳飞燕最痛和忌讳的地方。

    柏苍站在她身后,镜片后的目光看着她的背影深沉又复杂,似深海中波澜起伏。

    温念白睨着欧阳飞燕,痛快地笑了:“在柏与之眼里,你一辈子都是温柔贤淑大气的样子,他从未见识过你这样狰狞狠辣的一面,他爱的是你脸上完美的面具,柏与之在知道你真正的样子之后,还会爱着这样面目狰狞又充满野心的你吗?”

    她和欧阳飞燕从某种方面讲还是相似的,可欧阳飞燕就跟当初她在陆明思面前一样,都用温柔贤惠的面具赚取爱人的爱意。

    可真正的样子,却未必是对方喜欢的。

    她自己因此受到了教训和伤害,所以,她太知道欧阳飞燕的痛点在哪里。

    欧阳飞燕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浑身颤抖歇斯底里地大喊着朝着温念白扑过去:“闭嘴……你闭嘴!我要见与之,我要见与之!”

    两个警察立刻擒住欧阳飞燕,其中一个蹙眉道:“冷静下来,嫌疑人……。”

    温念白退了一步,冷冷地看着她:“好了,我已经没有什么要跟嫌疑人说的了。”

    ……

    柏苍回到会议室,淡漠地扫了一眼在座的董事:“还有人有疑问么?”

    董事们面面相觑,都是出了一身冷汗的人,这下全都老老实实地道:“没有了。”

    柏苍微微挑眉,轻嗤:“散会。”

    看着他淡冷的背影,董事们长长的喘了口气,这场密云精密的权力之争,终于落下了帷幕。

    而他们对柏苍的杀伐果决和冷酷,当然,也包括他的能力,再一次有了深刻的认知。

    ……

    天台

    一只修长白皙的手递了一杯热花茶给温念白:“说了这么多话,口渴了吧,喝点?”

    温念白靠着栏杆,接过来,轻笑一声:“花茶啊,我以为你会喜欢喝这个。”

    说着,她忽然从包里拿了一个冰凉的小瓶子扔给柏苍。

    柏苍接过来看了眼琥珀色的小支酒瓶,随后轻笑着打开轻嗅:“NIKKA COFFEY GRAIN WHISKY,呵呵,不错,升阶了,对威士忌也有研究。”

    温念白随手一拢被风吹得翻飞的长发,转脸,明眸倒映着夕阳,妩媚又带着点野性地拿过酒瓶就着瓶口抿了口:“当然,还是咱们柏董事长教得好。”

    辛烈的酒顺喉而下,让她眯了眯眼。

    柏苍接过酒瓶也抿了口,顺手揽住她的纤细腰肢,似笑非笑地道:“所以,明媒正娶的妻,孩子的妈,我的财产继承人……啧,所以我的学生这是就算计上了我么?”

    温念白瞬间绯红了脸,别开眼看着城市的远方,高楼都在脚下,远处的夕阳给城市镀上一层温柔的金纱。

    她轻哼:“我就是……随便那么一说,就是为了气那个女人。”

    她说那话的时候,没有意识到柏苍一直在身后。

    现在听起来,那些话还真是大胆又放肆嚣张,外加听起来又很功利的样子……他会不会觉得她很坏,在算计他什么一样?

    这么一迟疑间,她忽然感觉身后贴上一道温暖的躯体,然后她就被人从被背后抱住了,他低沉幽凉的笑声在她耳边传来:“呵呵……随便一说,那可不行。”

    随后,她就被他托住下巴轻轻抬起脸来,她弯起眸子,有些挑衅又无辜地瞧他:“那你要怎么样?柏董事长?”

    柏苍轻抿了下唇,修长眼角挑起精致惑人的弧度,低头轻咬她柔软的唇,呢喃:“当然是要温副总你实践说过的计划,一项项地忠实执行……你说过的事项,还要仔细地考察你‘计划’的KPI……我喜欢有野心与进攻力的伙伴。”

    “如果……不达……标呢?”听着他那个‘伙伴’两个字,她闭着眼笑了,鼻息间都是他温暖柔软唇间NIKKA COFFEY GRAIN 威士忌酒调里的玫瑰、荔枝与迷迭香的气息。

    这个人的漂亮是凉薄而淡漠的,甚至总隐着点子夜般的暗冷,偏他的身体却异常火热。

    他在她唇间低笑:“那就……到你完成工作之前,007工作制,别想‘下班’了。”

    说完,他深深吻住她的唇。

    温柔的夕光落在两人身上,城市的风轻轻掠过交叠的缱绻人影。

    ……

    春去秋来又一年,在人过了二十之后,时间的流逝仿佛开始加速。

    眨眼间,又到了一年的年底。

    “副总,咱们去北京的8K转播团队回来了,跟中央媒体合作圆满完成了好几个全国性政治的大会转播,还得了表彰,是不是年底的奖金会丰厚一点啊?”

    一名男员工笑嘻嘻地把资料放在温念白的桌子上看,小心地问。

    温念白抬起眼看了他一眼,笑道:“人事部的绩效考核不是在做么,绝对不会亏待一个真功臣!”

    现在已经瘦下来,一张可爱秀美小圆脸的李标颜现在已经是温念白的特助,她比了比手里的文件夹。

    “着急什么,咱们集团今年可是表现亮眼,和多家医疗机构展开了合作,但是绩效也要放春假前才会出来,不如先考虑下今晚年会上,谁能抢到大奖啊!”

    李标颜一脸期待地道:“这次大奖不但有智能双门冰箱、超薄8K智能电视、还有各种品牌的手机,最要紧的是有大溪地的七日游啊,还是团队的!!”

    男员工也很激动:“我要带女朋友去!”

    “所以,晚上节目都要靠你了,副总!”李标颜和男员工都齐齐眼巴巴地看向温念白。

    温念白僵了一下,干笑:“行……吧……我努力。”

    谁让她脑子一热被李标颜忽悠了呢!

    ……

    年会会场,会场包了海边五星级酒店的宴会厅,布置酒会。

    一个个部门轮流上台表演。

    温念白画着妩媚性感的女团妆容站在后台,她环顾四周,却没有看见那张熟悉得俊美面孔,心中不免疑惑,那人去哪里了呢?

    但一身同样女团装扮的李标颜紧张地给她递了瓶酒:“喝……喝点壮胆,外头好多人。”

    温念白轻笑一声,看了眼部门里的姑娘,忽然就不紧张了,她拿着一瓶小啤酒灌了下去,然后随着一首《Attention》的音乐响,她领着部门的姑娘们一起上了场。

    “And now I’m all up on ya, what you expect,But you’re not coming home with me tonight……。”

    一声电音炸响,窈窕人影伴随着电音鼓点,甩发、抖肩、弹膝、甩胯、踢腿、震颤,她把女团舞也跳得这样利落漂亮。

    她肢体修长,动作帅气、干净,雪白的小腹还能看到漂亮的马甲线。

    一举一动全是四射的魅力,眼神张扬惑人,原本安静的人,像某种突然解除了封印的妖精。

    现场的员工们瞬间发出阵阵尖叫声。

    “啊啊啊——!好A!”

    “小姐姐好帅啊!”

    “副总,我要嫁给你。”

    温念白在熟悉得镁光灯球里,眯起眼,唇角渐渐上扬,她又想起了大学时代,更在这挥洒动作与汗水之中,想起了那一次在CLUB里的一夜。

    从那时候开始,自己释放了真正的自己,而命运像走上了另外一条路,

    她喜欢这样张扬自信的自己,而有人也真正的爱着这样的她。

    想到柏苍可能在底下看着她,温念白的动作愈发魅惑和张扬,引发在场的尖叫浪潮一波高过一波。

    直到,一只手臂忽然揽住她裸露纤细的腰肢,随后有人贴着她一起舞动。

    温念白眼神一冷,下意识就要提膝撞开对方,她可没有安排人跟自己共舞!

    可这一转头,她就看见身后穿着贴身性感黑背心,一身男团打扮的熟悉俊美面孔。

    她呆了呆,他描了细长的眼线,耳钉精致,猩红的薄唇愈发显得容貌俊美惑人到妖异,上的肌肉劲瘦漂亮,结实流畅的腰肢和长腿,近距离看起来好看得要命。。

    “发什么呆呢,温副总不想带着团队赢第一了,还是觉得我没季舒那小子跳得好?”柏苍轻哼,继续抱着她,把她长腿往自己身上一盘。

    台下瞬间因为这霸气又色气十足的动作,发出掀翻屋顶的尖叫。

    温念白垂下眸子,忽然笑了,这人啊,醋精转世,偷偷摸摸练舞了就是要上台陪她跳!

    随后,她利落甩开微潮湿润的长发,一揉自己的红唇,把染着唇膏的手指挑衅地压在他唇上慢慢地按,将他的嘴唇染上自己的色泽。

    两人对视片刻,柏苍眯了眼轻笑,他都记得这个动作,不过那时候,她是对别人这座。

    她也笑了,温柔又嚣烈,细白的指尖托住他下巴一挑。

    女王一般的俯视睥睨,能量十足,这是个性感嚣张又炸裂的街舞battle挑衅动作,但下一刻,她霸气十足地低头吻住他猩红的唇。

    柏苍顿住了,有些震惊地微微睁大了眼。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一对,但她从愿不在人前与他太亲近。

    瞬间,整个场子静了一静,随后“碰”地伴着一声爆裂的鼓点响起又炸了。

    “啊啊啊啊啊……我的CP圆满了啊~!”

    “性感死了!!”

    “啊啊啊啊,我死了,姐姐杀我!”

    “啊啊啊……放开那个男人,换我来!”

    整个场子都嗨炸了!

    ……

    一个小时后

    毫无疑问,全场最炸的节目自然是温念白那支《Atteention》,她们毫无疑问地获得了——团体大溪地旅游!

    温念白好不容易摆脱了一群抓着她灌酒的项目组员回到酒店自己的房间。

    一进门就被一只修长的手臂拖过去,抱在怀里,柏苍淡定地道:“你的年终奖到了,请查收。”

    温念白一愣,随后忍不住低笑出声:“什么礼物?”

    柏苍递上一个大文件夹:“我的资产详尽情况在这里了,这是一份合约,你要是愿意,就签字,一半是你的。”

    温念白一愣,打开那个非常公式化的文件夹,就看见里面是一张……合约?!

    他温柔地抱着她,在耳边低声道:“还记得我说过,婚姻从婚姻制度在人类历史最初出现时,就是为了保障生产资料分配的合理与安全,繁衍子代与财富增值,这本质与合伙投资公司没区别……。”

    “所以温念白副总,你愿意跟我一起合作开一家叫做‘婚姻’而且只有两人控股永不散伙的公司么?”

    温念白看着合约下方那一枚定制的精致钻戒,忍不住红了眼眶,笑出了眼泪,反手抱住他:“好啊,柏董事长,我愿意,谁要散伙,谁是狗!”

    柏苍抱着她,低头吻去她的眼泪:“别骂自己,我心疼。”

    “你混蛋!”她笑着锤他。

    窗外夜色深深,海风清冷,月色温柔。

    谢谢你,让我遇见你,成就真正的,最好的我自己。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s://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